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强暴小说  »  胁 迫
胁 迫
故事提要
    明日香成为校园梦中情人神村良介的女朋友;随后却在鞋柜中发现了一封恐吓信函!
信封中放着明日香在浴室中自慰的照片,还有写着「与神村良介分手」的便条。以这些照
片为要胁,明日香受到体育老师的骚扰,又被不认识的男人们百般玩弄身体┅┅┅拚了命
想保住处女之身的明日香,遇到前所未有的大危机!

                                 序章

    好像在做梦一样┅┅┅明日香在浴缸的边缘用手托着腮,茫然地看着水蒸气。

    --今天,在常去的那家店中,和小绫还有珠美聊天直到傍晚。回途中,在转角处等
待顺道去书店买东西的珠美和小绫时,后方突然有人叫她的名字。

    「秋山同学。秋山┅┅┅明日香┅┅┅」

    是同年级的神村良介。虽然与他不同班,但在明日香的学校中,没有女孩子不知道他
。清爽的髮型,脸孔俊俏,身材高挑,篮球打得又好。不只篮球,足球和田径好像都很拿
手,不过明日香还是最爱看他打篮球的样子。因为第一次看到他的时候,就是在运动会的
篮球比赛中。

    他理所当然的受到女孩子们的欢迎。加上暗地崇拜他的人,喜欢他的人恐怕有好几十
人┅┅┅

    超人气的良介,突然,对明日香--

    从书店出来的小绫和珠美,看见面对面呆立着的二人,边瞪大了眼睛边奸笑着;碰了
一下明日香的背,先走一步。

    「对不起,突然叫你┅┅┅」

    「啊,不┅┅┅」

    二人在公园中独处,互相都立正站好。

    「事实上,我,从很久以前,就喜欢上明日香┅┅┅」

    「什麽?」

    「可是我也知道明日香对我并没有特别的感觉┅┅┅」

    「啊,那个,不,没有这种事┅┅┅」

    「不过如果可以的话┅┅┅可以的话┅┅┅那个┅┅┅」

    良介满脸通红。明日香这时一定也同样,羞得连脖子都红了。

    「可以的话,想请你和我交往,当我的女朋友。」

    一瞬间,明日香的头顶上方彷佛有天使飞绕。被男孩子告白其实也不是第一次,可是
,这种感觉却是从来没有过的。明日香心跳不已,之后的事几乎都记不得了。只记得俩人
一起回家的事,以及约好后天一起去看电影的事。

    我┅┅┅这麽平凡的女孩子,能够和良介交往┅┅┅一定是在做梦吧!

    道别的时候,良介轻轻握住明日香的手。

    「那麽,我走了。明天学校见。秋山┅┅┅明日香。」

    听见良介小声的叫着自己的名字,心中突然感到一阵颤抖。炽热的小火团,现在仍燃
烧在明日香的胸中。不只胸中,全身似乎都渐渐热了起来。

    那是因为她一直浸在浴缸中的原因。

    明日香走出浴缸,坐在浴室的地板上。伸手拿起莲蓬头,让它喷出温热的水流。安装
在莲蓬头下的镜子,映出了自己的脸。自己长得并不算是个美人,不过毕竟是自己的脸,
有什麽办法呢?

    视线稍微往下移由上方往下看,明日香的胸部,像个横置的数字「3」。现在她的胸
围是九十公分,D罩杯。中学时就为了丰满的胸部而烦恼,而今年春天量三围时又变的更
大了,令她感到震惊。

    明日香的妹妹未来,老是取笑她「像乳牛一样」。不过明日香又不是自己喜欢才把它
变大的。明日香把莲蓬头抵在胸上,以空着的左手碰触自己的乳房。食指挑动了一下乳头*
A
在浴室中变得柔软的乳头,敏感地朝上挺起。

    对了。我也交了男朋友了。说不定,那一天会被他这样子抚摸胸部。突然,胸中一阵
纠结的感觉。虽然不疼,但刺刺地在身体中扩散开来。连未触碰的右乳头,都一口气变得
坚硬。明日香由下方捧起乳房,一面把莲蓬头抵在乳头前端,一面慢慢地揉搓整个胸部。

    如果是良介的唇接触我的乳头┅┅┅讨厌,我在想什麽嘛?我应该,不是这麽好色的
女孩子才对┅┅┅可是,明日香两边的乳头,简直就像被拉起一般,朝上方硬挺。肚脐以
下感到浑重的疼痛,有如月经前日,腰重得直不起来。

    「唔┅┅┅」明日香不自觉的发出了呻吟。莲蓬头由胸部渐渐向下移。这并不是她第
一次这样做了。心中虽想着这样不好,但同时又偷偷的享受着这种乐趣。

    莲蓬头被放在私处,大量的温水沖洗着耻毛。明日香的身体变得无法自抑,双脚向外
张开,以左手手指左右撑开肉缝,露出中间的敏感部位。然后让莲蓬头靠近那儿,缓缓上
下移动。

    「啊啊┅┅┅」

    舒服的中心点┅┅┅阴蒂变的又热又坚硬。私处全体,就像逐渐撑得满满的一样。好
像,有点想尿尿┅┅┅实际上,或者真的尿出了一点,不过可能被水冲掉了,自己也不晓
得。明日香朝那儿集中的喷洒温水。阴蒂慢慢发麻,明日香的双腿张开到了极限。「我把
私处撑开,做下流的动作┅┅┅」虽然心里难为情的想着,但触电的快感,脖子到臀部的
洞穴,一直线的穿透。

    「唔┅┅┅」感觉腰部不断的上浮,明日香拚命绞住高亢的喘息声。万一被妈妈或妹
妹听到就不妙了。

    「嗯┅┅┅唔┅┅┅」从阴蒂稍微下面,害怕的未曾放入过手指的地方,涌出了比温
水还热,有些黏稠的液体。明日香清楚明白,自己的肌肉抽动着,正在诉说体内热切的欲
求。不断上下挪动莲蓬头刺激着那儿,给它慰藉。

    啊啊,好舒服┅┅┅

    快感一变强烈,开始出现的罪恶感就会逐渐变弱。好想更舒服一点,好想飞到天堂去
┅┅┅良介,良介如果看见明日香的这个样子┅┅┅如果看见她如此淫乱┅┅┅

    「唔┅┅┅」明日香突然弯下身。积存在阴蒂的快感一下子蹦开,使明日香的私处陷
入火热。肉洞之中,彷佛像存在着另一颗心脏,不停抽动及震颤。血液向下腹部集中。紧
綳的大腿失去了力量,从肉洞内噗滋噗滋的涌出大量热热的液体。

    「啊啊┅┅┅」明日香喘着湿濡的气息。脸上的肌肉也随之鬆弛了下来。下体仍然不
受控制地抽动。乳头像被拧过般硬挺。一向为粉红色的乳头,这时也变得接近暗红。这是
因为快感太强烈,而充血肿胀的缘故。

    最后,再一次仔细地沖洗下部,把黏热的爱液冲掉。明日香的理性,慢慢地恢复。突
然,肩部传来一阵冷风。

    怎麽┅┅┅?

    回头一看,浴室的窗户被打开了约五公分。明日香因自慰而泛红的全身,下子像被泼
了一盆冷水似的。

    窗户,确实关得好好的。虽然没锁上,但不可能自然地开得这麽大。难道,是有人?
┅┅┅。越想越恐怖。如果大声尖叫,对方不知会做出什麽行为。现在秋山家的父亲正派
驻海外,只有母亲阿樱,明日香,妹妹未来三个女人一起生活。明日香实在提不起勇气去
确认窗外--

    如果是色狼的话,以后小心点应该就没事了。只要今晚开始,都确实锁好每一扇门窗
,就不会再有这种事发生才对。明日香在心中不断对自己说着。恐惧的心,始终平静不下
来。每次自慰后总感到后悔的明日香,今晚似乎特别地悔恨。


    隔天早晨。经过了一个晚上,明日香心中的不安大致平息了。

    「慢吞吞的,姐,快一点啦!」

    「等一下┅┅┅头髮还乱乱的┅┅┅」

    「未来,不要急。便当带了没?」

    「有啦有啦,我走了!」

    与往常并无两样的平凡早晨。今天外头的天气也非常晴朗。

    明日香和未来,是同一所学校不同学年的学生。每个学年在不同的楼层。在楼梯口,
明日香与未来便分开走了。教室中的珠美和小绫,一定正兴緻勃勃地期待着明日香对昨天
那件事的报告。

    (我和他牵手了)

    (良介向我告白)

    (嘿嘿嘿,你们觉得如何呢?)

    心中想着要如何告诉她们,明日香怀着幸福的心情打开鞋柜。

    「嗯?」摆得整整齐齐的室内拖鞋上方,放着一个白色的信封。

    这是什麽?信吗?看看信封背面,并没有寄信人的姓名。正在犹豫之时,上课铃响了
。来不及了!要赶快进教室!

    明日香把信封放进书包中。从此以后,明日香一成不变的和平日子,已离她远去。


                                第一章    周末

    「呀!明日香!」

    耳边突然有人拉开嗓门大叫,明日香总算回过神来。

    「啊,珠美,干嘛?」

    「真是!还沈溺在幸福的美梦中啊!快点!我们去福利社买果汁啊,还有,未来
在走廊等你!」

    「是吗?」

    明日香慢吞吞地走出教室门口。在她的身后,珠美和小绫热络地交谈。

    「啊!啊,又羡慕又嫉妒,明日香那种迟钝的女孩,到底是哪一点吸引神村良介
?」

    「是啊,珠美,有点寂寞吧?我们三个一直形影不离,可是明日香竟先偷跑!」

    「嗯,对啊,说的也是。不过,老实说,要交因朋友也应该是小绫你先啊!你那
麽聪明,又很有少女的样子。明日香虽然也很可爱,不过要当女朋友的话,你比她强
多了,不是吗?」

    「没这种事。我一定是最后一个交到男朋友的。现在戴眼镜的女生根本不受男生
欢迎。像珠美一样有男孩子气,而且豪爽的女孩,才是男最爱的类型┅┅┅」

    「够了!」突然,珠美的声调一下子变低。

    「我讨厌男生,绝对讨厌!每个男的其实骨子里都是一样的货色!」

    「珠美┅┅┅」

    「啊,对不起┅┅┅没什麽。反正,我现在满脑子都是田径赛的事情。必须要在
大会中出场,获得优胜,提振弟弟的精神才行!」

    珠美的弟弟 太出了车祸,肇事司机逃逸无蹤,已经住院一个月了。
               
    「希望你弟弟早点出院。」

    「嗯,谢啦!」

    在聊天的二人前方,明日香似乎与未来起了口角。

    「说不行就不行!」

    「拜託!最后一次啦!」

    「什麽事?明日香?」

    「真稀奇,姐妹内鬨啦?」珠美和小绫走近明日香她们。

    「啊,青木学姐,结城学姐,我和姐姐有代沟,帮个忙吧!」未来抓着二人的手
腕。

    「怎麽回事?」小绫说道。

    「不管对现在的明日香说什麽,她八成都听不进去啦!」珠美补上一句。

    「没这种事!」明日香侧目瞪着未来。

    「早上妈妈还特别叫她注意,别忘了带便当。可是她又忘了,结果现在跑来向我
借钱!」

    「所以我说这是最后一次嘛!下午有网球社的活动,不吃午饭的话,是会晕倒的
哦!」

    「自作自受!」

    「明日香真无情。借她一次有什麽关係嘛!」

    「已经不知道是第几次了!」

    「我以人格保证,绝对是最后一次!」

    明日香没有说话,倒是旁边的小绫开口了。

    「未来,今天我借你吧!」

    「可以吗?」

    「只是借而已哦!你要记在笔记本上,不能忘记!」

    「未来,小绫比明日香还可怕哦!别看她大好人的样子,其实她到死都会记得!


    「珠美你说什麽?看来我得重新考虑要不要帮你做英文习题了!」

    「哇!对不起对不起!我自己打巴掌!未来,你看吧!小绫很可怕吧!」

    「珠美!」

    小绫、珠美和未来,都开朗地笑成一团。只有明日香,丝毫没有一点笑容。

    「┅┅┅我先去福利社。」明日香一个人大步向前走去。

    「嗳?喂!明日香!等一下!」珠美惊呼,但明日香并未回头,反而快步离开她
们。
    --我竟然对妹妹乱髮脾气,在未来眼中我一定古怪又不讲理。可是┅┅┅

    如果没打开那个白色信封,明日香是不会变得那麽奇怪的。

    『和神村良介分手!』

    在写着这些字的纸条之外,信封中还有别的东西。看到那些东西时,过度震惊的
明日香,眼前骤然一片黑暗。那是自己昨晚在浴室中做的不可告人的事的照片。照片
共有四张。有把莲蓬头放在下体的全身照;有闭着眼,半开着口的表情特写;有持着
莲蓬头的手无力垂下(大概是高潮过后),大开着双腿的的全身照;另外还有佔满整
张照片的,下体的特写镜头。

    最初看到时,惊讶地在不自觉中就扔了照片。然后她又慌慌张张的捡起来,利用
休息时间到洗手间去,再一次颤抖着身体确认。照片看起来像是翻拍自电视画面的感
觉,但人物确实就是她。并不是恶作剧合成的相片,因为,明日香清楚知道,自己的
确做过这种行为。

    为什麽┅┅┅为什麽会这麽┅┅┅

    第三张照片,看来格外下流。恍惚的表情,彷佛诉说着「请看我的自慰」一般,
明日香以突出私处的姿态坐在地上。湿濡而紧贴的阴毛,沿着肉缝清楚地分开。粉红
色的肉缝,由毛中完整地展现。再配合第四张照片,甚至可以看到比明日香自己知道
的更详细的秘密部位的颜色及形状。

    假如这种照片流到别人手中,任谁都会认为明日香是个变态,是个淫蕩的女孩子


    怎麽办┅┅┅怎麽办才好┅┅┅

    总之,先把照片撕碎。特别是脸孔部位特别粉碎,包在卫生纸内再裹进生理用品
中丢掉。可是,拍这照片的犯人,一定加洗了不知多少张。

    怎麽办┅┅┅到底是谁┅┅┅怎麽办┅┅┅谁来帮我┅┅┅

    同样的话不断像漩涡在脑海中迴转,明日香痛苦的要发狂。

    「明日香!明日香你怂麽了?」珠美和小绫,喘着气追到福利社去。

    「该不会,和良介之间,己经有什麽事发生了吧?」

    「早上还那麽兴奋地跟我们报告呢!」

    不愧是好朋友,马上就敏锐的察觉出她的异状。对珠美她们说良介的事情时,明
日香还没打开那封信。

    「┅┅┅不,没什麽。」

    可是,这种事,怎麽能和珠美或小绫说呢?虽然有时候三人会偷偷讲点黄色笑话
,可是在浴室中自慰,还有被人拍到自慰照片这种事,对谁来说都是羞于启齿的。

    「只是,有点头痛而已┅┅┅」明日香说了谎。

    「没事吗?你的脸色看起来不太好。」

    「好吧!你今天不要陪我们了,先和良介回去吧!」

    三人之中,只有珠美参加了社团。星期六中午,直到田径队的练习开始之前,三
人都会一起吃便当消磨时间。

    「可是┅┅┅」

    「明天不是要和良介约会吗?快点回去,好好休息吧!」

    「谢谢!不好意思!」

    难过的时候,得到别人温柔贴心的对待,为什麽反而会更想哭泣呢?」


    星期天。和良介去看的电影,是一部描述少年与海豚之间的友情的感人作品。

    「这样好吗?是特别配合我的吗?良介其实比较想看那边的动作片吧?」   

    明日香日一问,良介就笑着回答。

    「我其实很喜欢动物片。可是男生如果说自己喜欢看这种电影,会被人家笑,而
且自己也会不好意思。所以一直没什麽机会看。我想你应该会和我一起看,不会笑我
才对。」

    「良介┅┅┅」

    在电影的高潮时明日香悄悄用手帕擦了眼泪,而旁边的良介也抽着鼻子。轻轻递
给他面纸后,良介把手交叠在她的手上。因此,感动的最后一幕,明日香根本记不得

   
    看完电影,二人在一间拥有宽大阳台的餐厅中用餐。和男孩子面对面吃饭虽然让
她紧张万分,但极为自然地越聊越起劲,也令她吓了一跳。比起咖啡,二人都更喜欢
红茶。而正统的意大利麵,二人也都觉得味道不如以蕃茄酱炒过的来的好。儘管是微
不足道的小事, 良介仍一一像发现新大陆般惊奇地大叫。

    「我猜的果然没错,明日香的个性果然跟我很像。」

    吃完饭后,二人一起到绿意盎然的公园中散步。坐在树荫下的长椅,眺望着喷水
池中舞动的幻化水柱。二人的对话虽有时中断,但不可思议地,并没有任何尴尬的情
形出现。

    「啊!能够和明日香肩并肩地坐在这里,简直像做梦一样!」良介望着喷水,悠
閑地说道。

    「做梦┅┅┅是真的吗?」

    「因为啊,我在学校被认为是个喜爱游玩的轻浮家伙。而且我想,明日香一定也
讨厌这种人。事实上,我和谁都聊的来。别人用那种误会的眼光看我我也没办法。因
为我父亲的工作要常常派遣外地,所以我常常转学。比起与人深入交往,还不如淡如
水的相交。正因为这种常转学少交朋友的缘故,使我被人误会。偶尔和女孩子交往了
一阵子,对方就会主动的离我而去。」

    真是意外,和良介同一所中学的珠美和小绫,在聊到良介时也都说「他从以前就
讨人喜爱」和「良介在国中就引人注目,总是众人的焦点」之类的话,就像良介是个
特别的男孩子一样。可是,现在坐在明日香旁的良介,看来似乎格外的落寞。

    「明日香,你知道我从什麽时候就开始注意你吗?」

    「不知道。」

    「上次,古文老师请假,我们两班不是并在一起上课吗?合班是很难得的,所以
几乎没有人在听课。代课的也是个年轻的女老师,不太注意学生的反应。那时明日香
坐在第一排,拚命做笔记。然后老师好像也感到惊讶,最后变成只有老师和明日香两
人在上课。看到那时的你,我心里想现在还有这麽乖巧的女孩子啊┅┅┅」

    明日香其实完全不用功。她只是想自己的读书要领太差了,不做笔记考试时就完
了。没想到在良介眼中会是这样。

    「啊,说这种事真是有点丢脸!」良介有点脸红站起身来,正面望着明日香。

    「我一定会珍惜你。」

    「良介┅┅┅」

    明日香  站了起来,抬头望着良介。良介的手,搭上明日香的双肩。慢慢地,良
介的脸贴近。明日香自然地闭上眼。一瞬间,传来唇与唇相叠的感触。睁开眼一看,
良介的笑脸就在自己的眼前绽放开来。


    在回程的电车中,良介抬头看了周刊的车厢广告,突然皱起眉头。

    「真是可恶!看到这种东西,我真的会怒火中烧!」

    车厢广告上的大标题写着「清纯女孩100人大告白!!女高中生淫乱SEX大
特集」。

    虽然罪魁祸首是那些好色的老头,可是这些年纪轻轻的小女生,脑子里到底在想
什麽呢?难道自己没有一个真心喜爱的男生吗?有的话,这种事能说的出口吗?男生
也不会把这种女孩当成认真交往的对象!」

    良介这一番话,使明日香的胃部隐隐作痛。

    「是┅┅┅是啊┅┅┅」

    今天一天,因快乐而暂时忘却的事,再度浮现在脑海里。那封信,还有那些照片
,万一让良介看见了一定会被他看不起。写信的犯人,写着「和良介分手」。说不定
,犯人今天也躲在隐密处,监视着明日香的一举一动。而且,还目击了公园的那一幕


    「明日香,累了吗?脸色不太好哦!」

    「不,不要紧。」


明日香拚命挤出一丝笑容,但心里其实好想放声大哭。办不到┅┅┅我没办法和良介
分手┅┅┅我太喜欢良介了┅┅┅


    这天夜里,明日香辗转难眠。与良介的约会如梦似幻,仍残留着余韵。但一想到
明天到学校犯人不知会对她做什麽事,她就翻来覆去的睡不着。天快亮的时候,明日
香却迷迷糊糊的做了个猥亵的梦。

    梦中的明日香全  ,手脚被  绑。双脚左右分开,难为情的部位完全展露。那儿
受到灯光照射,传来喀嚓喀嚓照相机的快门声音。周围围绕着许多男人,他们注视着
明日香的下体,看到羞耻得快哭出来的明日香的脸,发出淫猥的浪笑声。

    「太棒了,己经湿答答的了┅┅┅」

    「再玩一玩她的阴蒂┅┅┅这女生,好像很喜欢自慰呢!」

    「不┅┅┅不是的┅┅┅啊啊!」

    「看吧!乳头硬起来了吧!就和那次在浴室里的手淫一样┅┅┅」

    「多拍几张,寄给神村良介告诉他┅┅┅这女的原来有这种淫乱的小洞┅┅┅」

    「不行,不要,不要让良介看见现在的我┅┅┅」

    「还有,把照片从校舍屋顶撒下去,贴在她家附近的公布栏,或者,写上本名和
电话贴在火车站的电话亭里┅┅┅」

    「不,不行,拜託饶了我┅┅┅」

    「那麽,要和神村良介分手吗?」

    「拜託,我什麽都听你们的,只有,只有这个┅┅┅」

    「好吧,那麽,就把这一条插到你的肉洞里┅┅┅这条又粗又壮,你一定会很爽
的!」

    明日香眼前,出现了一根像黑蛇般的巨大黝黑男根。男根在明日香口中咯为湿润
后,瞄準明日香的腿间準备突进。

    「呀啊!」


明日香被自己的声音惊醒。二行清泪滑落脸颊。坐起望向镜子,出现的是自己凄惨的
脸孔。呼吸还很紊乱。对她说那麽猥亵的话,做那麽可怕的事的男人,明日香甚至在
漫画或电影中都没看过。可是,居然会出现在她的梦境中。简直就是恐怖的预感。

    看看时钟,离起床时间还早得很。可是,明日香不敢再睡了,只好躲在棉被中发
呆到天亮。

    虽然想请假一天不去上学,但是在不知情的状况下发生恶事,感觉实在比在眼前
发生还要恐怖;没办法,只好去学校。途中未来对她说了好几次「姐,不舒服的话就
回家嘛」,但明日香全身无力的连摇头都没办法。

    与往常无异的星期一。听见了体育社团的晨间练习声。三三两两的同学或情侣,
边聊天边悠閑地走向学校。偶尔有骑脚踏车的学生按着铃追过她们。但没有人对明日
香指指点点,或看到她后脸色为之骤变。

    「姐,我走了。不要太勉强哦!」

    在相同的地方,与未来分开。总之,现在还没发生什麽事。说不定犯人改变主意
了,不想再与她作对也不一定。明日香一点点的期待,在打开鞋柜的瞬间就破灭了。
里面,放着与星期六相同的白色信封。


                                第二章  星期一

    放学后,在空无一人的教室中,明日香茫然地向下望着操场。在几乎全为棒球队
与足球社使用的操场一角,田径队正在做冲刺练习。其中最引人注目的,是穿着红色
运动衣奔跑的珠美。

    刚才,是从成为好朋友以来的第一次--明日香惹珠美生气了。

    「明日香,闷闷不乐也要有个限度。你不是和良介进展得不错,昨天还快乐地约
会吗?干嘛一整天唉声叹气的。既然是朋友,就没什麽事不能说啊,不过说实在的,
我很不高兴。应该最幸福的明日香,反而一付最不幸的脸。如果那麽想不开的话,就
一个人躲到走廊去暗自神伤算了!」

    「说的太过份了啦!」小绫制止珠美,但珠美听不进去。

    「反正啊,我不想再和这样的明日香做朋友了!看你要把失意的原因告诉我,还
是以后老死都不相往来,你自己选择!」珠美转过身就走去田径队了。

    小绫担心地看着一句话也不说的明日香,对她说道∶「对不起,珠美可能是因为
田径赛快到了,才心浮气燥。这次的大赛,对她来说太重要了。可是,明日香,你是
不是真的有什麽不能告诉我们的烦恼?」

    「┅┅┅」

    「珠美虽然嘴里抱怨,但她真的很担心你。」

    「┅┅┅嗯,我知道。」

    「我也是一样。」

    「嗯┅┅┅」

    「不能勉强你,可是想说的话,我们一定会听的。」

    小绫抱住明日香的肩膀。然后,小绫像为了缓和难过的气氛般笑了笑。

    「啊,不过明日香有良介在就好了。今天也要一起回家吧?那麽,我不妨碍你了
,先走了哦!」小绫走出教室。

    明日香独自一人,坐在窗边的位子上。良介应该在校门处等着明日香。迟迟不见
明日香,说不定会让他等的不耐烦。可是,想到那封信的事,明日香就无法去与良介
会合。因为犯人可能在暗处监视着她。

    「我失约的话,一定会被良介讨厌。」


    如此一来,犯人就会停止胁迫吧?明日香若被良介讨厌,二人因此分手的话,那
些照片就不会曝光了吧?可是,被良介讨厌,和那些照片被曝光是一样痛苦的事┅┅
明日香对继续烦恼下去也感疲惫了,只是茫然地眺望着外头的景色。

    珠美与男队员们并肩奔驰。虽是女孩子,但珠美还领先他们一点。「好快!」、
「学姐加油!」低年级的学妹们不断为珠美加油。到达终点后,珠美回头看看她们,
投以嫣然一笑。从好友明日香的角度看来,珠美也是个中性化的酷妹,学妹中崇拜她
的一定也很多。不只外貌,性格也很爽朗,毫无架子。

    在明日香眼中,沐浴在夕阳中挥汗奔跑的珠美,是多麽的眩目啊┅┅┅下定决心
,向珠美说出一切吧!突然,明日香心中浮现了一个想法。虽然自慰的事难以启齿,
但如果只讲被拍裸照及胁迫信的事的话,也许珠美能够了解。对了,就这麽办。不用
拿照片给她看,为什麽不早点想到呢?

    趁珠美的练习还没结束,快去告诉她!一旦决定后,心中的大石就落地了。明日
香等不及,立刻走出教室跑向操场。

    珠美一看到明日香,特地停下练习向明日香跑来。

    「明日香,你还在啊!」

    珠美的额头上闪现晶莹的汗水。双颊也略为涨红。不知为何,明日香心里怦怦直
跳。   

    「嗯┅┅┅那个┅┅┅」

    「刚才┅┅┅对不起┅┅┅我这个人就是太单纯了,没考虑到明日香的心情。」

    「不,我才是让你担心。真是不好意思。我,还是想和珠美商量可以吗?」

    「当然!那麽,等我练习完吧!今天┅┅┅今天可能不会太迟,不过┅┅┅」珠
美突然垂下头,一瞬间,表情黯淡下来。

    呃?明日香发现了奇怪的事。低着头的珠美,乳沟似乎能清楚的窥见。运动衣可
能有些宽鬆,但平常里面应该会穿着T恤吧!

    「青木!现在还在练习,你在干什麽!」

    这时,由珠美后方,传来了嘶哑的吼声。

    「不好了,是三宅那家伙。美其名是顾问,其实根本什麽都不教,光会罗嗦而已
。抱歉,你在教室等我好了!」

    珠美再度回去练习。明日香也回头向教室走去。虽觉得珠美穿的衣服有点奇怪,
但特别提起的话也很怪异,所以并未提起。

    还是在意良介的事。途中,明日香从校舍向校门望去,良介不在那儿。一定是因
为明日香没来,自己先回去了吧!明日香的胸口有如针劄般刺痛。但是,现在的当急
之务是和珠美商量。今天晚上再打电话向良介道歉吧!要用什麽理由对他说呢?请珠
美一起想吧!

    可是,明日香等了许久,珠美都没回到教室来。她的书包还在桌上啊,应该会回
来才对┅┅┅太阳都下山了,外面陷入一片黑暗。每个社团的练习都已结束。明日香
再不回家,妈妈和未来就会担心她了。于是明日香只好走出教室去寻找珠美。

    无人的校舍总觉得有些恐怖。明日香提心弔胆地窥视前后左右的教室。但是,都
没发现珠美的影子。田径队的办公室已经上了锁,看来练习早就结束了。

    到底怎麽回事┅┅┅心中有点在意刚才珠美突然露出的阴沈表情。珠美说「我想
今天不会太晚」,那就是说,有的时候会很晚。除了社团活动,还有什麽事会耽搁她
的时间呢?

    在由社团办公室集中的大楼到校舍间的走廊上,明日香无精打采地走着。

    「-┅┅┅」

    忽然,不知从哪里冒出人的声音。明日香停下脚步。      

    「-┅┅┅-┅┅┅」


竖起耳朵仔细听,彷佛听见了女孩子的声音。听不清楚在说些什麽,但那有点低沈的
感觉,像极了珠美。

    明日香轻轻朝发出声音的方向走去。从走廊来到了游泳池边,绕了游泳池一圈后
又离开了校舍,走到了后院。后院的最北侧,有一间老旧的体育仓库。从没看过有人
使用这间仓库,几乎可以说是个废物堆积场了。可是,声音是从这儿发出的。灯光也
由惟一的窗子中隐约宣洩出来。

    「不要┅┅┅不要┅┅┅」

    是珠美的声音没错。另外,还有个低沈得几乎听不见的乾瘪的男声。

    什麽┅┅┅?好可怕。好想拔腿就跑。可是珠美髮出「不要!」的哀嚎。明日香
只有蹑手蹑脚的慢慢接近仓库,将头探出,由窗户窥视┅┅┅

    「啊啊!」过度的惊吓,使明日香发出不成声的惊叫。明日香宛如被冻结住,一
动也不动。

    珠美,和男人抱在一起。不对只是看起来像抱在一起。珠美明显地想逃离那个男
人,但被那个体格魁武的男人死命压住。

    「我,我要回去了┅┅┅你要说的,我已经都听完了!」

    「是吗?不过你有没有照我说的去做,我没亲眼见到是不会信的!」

    听到这声音,明日香更加惊奇。那男人,就是刚才在操场把珠美叫回去的体育老
师三宅。

    「呀!不要!」

    三宅把珠美朝上推倒在跳箱上。一手压着她顽抗的肩膀,另一手抓住身上的红色
运动衣。慢慢地,拉下前面的拉链,衣服朝左右分开。珠美在运动衣之下什麽也没穿


    「呼呼呼┅┅┅真好啊!乳头已经挺得这麽高了!今天练习时一直都这个样子跑
对吧?看来摩擦的很有快感了。」

    「┅┅┅」被三宅色眯眯地盯着胸部看,珠美露出悔恨的表情,紧咬着下唇。

    明日香第一次看见珠美的裸体。她的身体和平常给人的男孩子气形象有着相当大
的不同。手臂虽然晒的很健康,但身体的部份却极为白晰。肩膀和腰部都相当纤细,
可是胸部却大的有不平衡的感觉。乳头也比明日香稍大一点,可以称得上是波霸。

    三宅以两手揉捏丰满的乳房。一面以指尖夹住乳头转动,一面趴在珠美身上。

    「好痛!」

    「会痛吧!思春期女孩的胸部会分泌胸腺荷尔蒙,所以当然会痛。健康教育课时
应该有学过吧!」

    「唔┅┅┅唔┅┅┅」

    「而且奶头又变硬了。这是嫩奶的证明。嫩奶,还没被其他男人玩过的嫩奶。唔
唔┅┅┅青木!」三宅说的话渐渐含糊不清,突然,一口吸附上珠美的嘴唇。

    「唔┅┅┅呜呜┅┅┅」

    被强迫接吻,珠美流着泪想转过头。但三宅不允许。深深地,吸进珠美的唇,含
住她的舌头。

    「嗯┅┅┅嗯咕┅┅┅」珠美痛苦地皱起眉头。可是,她并未把三宅推开,只是
绝望地垂下双手。珠美的嘴角,垂流下来不知是谁的唾液。

    「嗯咕┅┅┅咳┅┅┅咳咳┅┅┅」

    珠美不禁开始咳杖,三宅才离开她的脸。但他的唇拖着唾液,吻过颈子后,又向
胸部吻去。

    「呀┅┅┅噫呀┅┅┅啊啊┅┅┅」珠美用手遮蔽胸部,不停摇着头说不要。

    「哈哈,想让我吸对吧!奶头这麽硬,不吸的话消不下去哦!」三宅以扭转的方
式一把揪住珠美的乳房。含住她的乳头,嘴里发出像用吸管吸果汁的啾啾啾声。

    「嗯┅┅┅嗯嗯┅┅┅」珠美的呼吸声,逐渐混入娇美的喘息。

    「奶头很爽对吧?」

    三宅邪恶的瞄了珠美一眼后笑道。珠美却拚命摇着头。

    「哼,不诚实的小孩。那麽,就来玩玩你的这里┅┅┅」

    三宅把手伸向下半身。珠美的下半身,穿着深蓝色的运动短裤。三宅抓住鬆紧带
,并未将它向下脱,反而朝上拉起。

    「呜呜呜┅┅┅」

    「┅┅┅喔喔,陷进去了┅┅┅短裤上清楚露出肉缝的形状了哦,呵呵!」

    由运动短裤的上方,三宅来回抚摸珠美的下体。沿着浮现在短裤上的形状,用手
指深入而清晰地描绘着肉缝。

    「嗯┅┅┅啊啊┅┅┅啊┅┅┅」

    「这条短裤下,当然没穿内裤对吧?喔,阴毛从旁边挤出来了。你呀,难道都是
边露毛边练习吗?」

    手指由运动短裤侧边插入,三宅不断从两边掏出珠美的耻毛。

    「好,再拉进去一点,让它变成高叉短裤。」

    「唔┅┅┅唔唔┅┅┅」

    三宅就像要把蓝色的布埋进下体的裂缝一样,更加咕叽咕叽地拉动。短裤不时上
下摩擦,令珠美敏感的部位充份受到刺激。

    「啊┅┅┅啊啊┅┅┅啊┅┅┅」猛摇着头,眼眶浮着泪,但珠美似乎已无抵抗
的力气,只能任其摆布。

    「喔喔,已经湿了哪,有快感了对吧?我来确认看看。」三宅再次将手伸入运动
短裤之中。长满黑毛的粗大手指,深深朝珠美的秘密部位挖掘。

    「啊啊!啊,啊啊┅┅┅」手指每一次在短裤内抽插,珠美就挺起背部大声狂叫
。        

    「唔哇,湿淋淋的。差不多可以插进去了。」

    「啊啊┅┅┅」

    三宅脱下珠美的运动短裤。就如他先前所说,珠美并没穿内裤。把短裤卷下,从
脚跟处拉掉后,三宅把翻面的短裤股间部位凑近鼻子。

    「唔呼┅┅┅冻未条了。夹杂小女生的汗和淫液的味道┅┅┅呼呼,兴奋极了。
唔呼,喔┅┅┅哦哦┅┅┅」

    像狗一样抽动鼻子,嗅着那里的味道后,三宅抓住珠美的脚踝,用力张开她修长
的双腿。

    「啊啊┅┅┅」

    被三宅直盯着下体看,珠美羞耻地闭紧了眼睛。虽说是遭受暴行,但珠美的私处
,确实湿湿的泛着水光。阴蒂变的赤红充血,似乎已经非常坚硬。

    「呼呼呼┅┅┅很舒服吧,看来我的调教很有用。好吧,就给你插入吧!」

    把皱巴巴的裤子拉开后,三宅取出他的那根  心的黝黑肉棒。三宅一坐上去,跳
箱就发出不稳的喀喀声响。他毫不在意,抱住珠美的腰,把自己的阴茎抵在珠美大开
的肉洞上。

    「啊┅┅┅噫呀,不要啊┅┅┅啊┅┅┅」

    珠美边哭边抵抗,但三宅的肉棒已不留情地埋进了珠美的体内。

    「唔┅┅┅好紧好紧┅┅┅不愧是运动型的女孩,这边的肌肉也经过锻炼。」

    「啊,哈啊,啊啊,哈啊┅┅┅」

    珠美不停被摇动。被拉至三宅肩膀上的双脚所穿的白色袜子,上下震动得几乎快
要被褪下。双乳被握在三宅两手中,挤扁的像是没气的纲球。        

    「呵呵,真好啊!青木,你也很爽吧?」


「啊啊┅┅┅啊啊┅┅┅」珠美已经听不见三宅的话,只能任由虚无的眼中积满了泪
水,一张一合的嘴,发出悲哀的声音。

    「好,这粒也玩一玩!」三宅的手触上珠美的私处,似乎用指头去抚弄阴蒂。

    「啊┅┅┅呜┅┅┅」

    「嗯,有够硬,一定很想要人插才会这样来吧,青木,我们一起泄吧!」

    「啊┅┅┅啊啊┅┅┅

    三宅加速推送,跳箱发出巨大响声,摇动的几乎崩裂。

    「唔,射了!」

    三宅闭起眼睛,张开嘴哈啊哈啊的吐着臭气。突然在珠美的上方一挺腰,一阵子
之间僵在那儿不动。

    「啊啊┅┅┅」

    珠美髮出绝望的声音。三宅似乎毫不考虑地就在珠美的体内射精了。

    「┅┅┅」

    三宅抬起珠美的下巴,用舌头舐了一口滚落脸颊的泪珠。珠美无声地哭泣。

    「今天的指导就到此为止。时间已经很晚了,不要在路上晃,直接回家,知道吗
?」

    三宅朝自己的方向走来。始终待在窗外看的日明日香,慌张的跑回来时的方向。
过度的震惊,使身体变得僵直。踩着东倒西歪的踉跄步伐,总算跑到回校舍的走廊上
,瘫软地坐下。

    刚才的场景还在脑袋中回蕩。现在在眼前似乎还能看见珠美和三宅的性交┅┅┅
珠美摇动的白嫩胸部,左右分开的大腿内侧,发山咕啾咕啾水声的洞口,这是明日香
第一次看见除自己以外的女性私处。那麽粗大的东西,竟然能如此简单的进入。

    明日香不太能相信自己办得到同样的事。以前虽曾战战兢兢地想把手指放进去,
但光是插入指尖就痛得不得了,还是放弃了。所以明日香怕极了卫生棉条,始终不敢
使用。而且,三宅对珠美说了好几次「很舒服吧」。珠美对那种事,可能不只不痛,
反而还感到舒服。

    自己到底为什麽去找珠美,明日香已忘的一乾二凈。只觉得珠美好像和以前判若
两人。总觉得那麽开朗,讲话像男孩子,连暗恋谁的谣言都没有过的珠美,竟然已和
男人做到那种程度。而且是在学校,那间满布尘埃的体育仓库内,被她自己最厌恶的
三宅老师,做那种难为情的事情。

    看到珠美的羞耻模样,已经完全不想和她商量信的事情了。今天暂且先回家吧!
只要在珠美的书包上放置一张纸条就行了。可是,明天开始,要以什麽样的态度来面
对珠美呢?

    明日香叹了口长长的气。心情多少稳定一点了,站起身来,拍拍裙子上的灰尘。
突然,觉得股间凉飕飕的。一看,肉裤居然已经湿湿的了。我┅┅┅竟然┅┅┅

    儘管不可能被人发觉,但明日香仍心惊瞻跳地环顾四周。匆忙的跑进洗手间内,
上了小号后用面纸仔细地擦拭下部。纸上沾满了湿黏的液体,变得破破烂烂的。讨厌
┅┅┅我到底是怎麽了┅┅┅


湿濡的内裤真不舒服。想换一件,但她当然没带换洗的内裤,总之先早点回去吧。明
日香赶紧走到教室内,留下纸条后再度急忙的走出教室。为了避免和珠美不期而遇,
特地绕到较远的楼梯口低着头,匆忙离开。

    「呀啊!」咚!似乎撞进谁的怀里。明日香不由得大叫一声。

    「明日香!」

    眼前出现的,是没想到竟会遇见的人。

    「良介?」

    「你跑到哪里去了?等了好久都没看到你,我急得到处找你。本来想再找不到的
话,就要打电话去你家了!」

    良介生气了,可是明日香一点都不觉得可怕。

    「到底为什麽?如果有事的话也应该和我说一声啊┅┅┅喂,明日香!」

    突然被明日香抱住,良介忽感手足无措。慌张了一会儿后,还是轻轻把手绕到明
日香的背上。

    「发生什麽事了?」

    就像对迷路的小孩说话一样,良介以温柔的声音询问明日香。明日香的眼泪像随
时要夺眶而出一般,一边注意自己不能哭出来,一边开始对良介倾诉。

    「┅┅┅我┅┅┅收到一封信┅┅┅」

    「信?」

    「嗯。星期六,和良介开始交往的隔天,有一封信放在我的鞋柜里。没有署名,
只写了叫我跟你分手。」

    「然后呢?」良介的声音突然变得低沈而严肃,简直就像连续剧中质问犯人的刑
警一样。

    明日香微微地发抖。

    「然后,今天也来了同样的信。好可怕,想和珠美商量这件事。」            
   
    虽然没说谎,但那些照片的事,无论如何是不能告诉良介的。明日香放开良介,
把视线移开。

    「你和珠美谈到现在吗?」

    明日香摇了摇头。

    「珠美好像有事,所以没来。」

    「是吗?」良介并未追问明日香,既然没遇到珠美,那她又在做什麽。

    「星期六┅┅说不定,前一天我向你告白的时候,被谁看见了。可恶,那时我也
兴奋过头┅┅┅」

    良介念念有词,明日香一看,他仍然一付严厉的脸孔,双眼怒瞪天空。

    「良介┅┅┅」

    「明日香也好好想一下,我在书店前叫了你后,周围有没有学校的人在?还是,
那天晚上你有和任何人提起我的事?」

    「嗯┅┅┅没有。」

    「那麽,要找捣蛋的犯人,应该不会太困难才对。第一封信是在星期六吧?就在
我向你告白的隔日而已,知道这件事的人已经很少了。而且,信是放在鞋柜的,犯人
几乎可以确定是学校的人,所以┅┅┅」

    「┅┅┅是啊┅┅┅」

    犯人的线索┅┅┅被照片的事弄得乱了方寸的明日香,根本没想过这些。被良介
这麽一说,还觉得满有道理。那时候良介在书店前跑来向她说话,珠美和小绫嘻皮笑
脸地先行离开。然后,二人到小公园散步。如果公园的树丛中,或着溜滑梯的后面有
人躲着┅┅┅

    「对不起。那时候我太紧张了,记不起来。」

    「好吧可是,我还有办法。这犯人很坚决,不达到目的是不会罢休的,一定会继
续送信来。明天,我们早一点来学校,躲起来监视鞋柜。」

    「呃?」

    「当场揪住他,然后痛扁一顿。其实那种家伙不理他就行了,可是他骚扰的是你
,这点我不能原谅!我要彻彻底底的教训他,让他不敢再惹你!」

    「┅┅┅」

    良介的脸色更显可怕。看来他非常认真。

    「好吗?明天在车站剪票口等。」

    决定好时间,说完「不要迟到哦!」之后,良介的神情缓和了下来。

    「不过,明日香,你也有不对的地方。收到那种信,为什麽先去找珠美,而不来
找我呢?这是我们两人的问题啊!」

    「对不起┅┅┅」

    「发生这种事,那麽星期天的时候你一定不太愉快吧?」

    「不不,星期天我真的很高兴。」

    「是吗?那太好了!」

    良介终于露出笑意。明日香也对他甜甜的微笑。

    「今天要早点回家才行,明天还要早起。」

    「嗯。啊,已经这麽晚了!妈妈她们一定会担心┅┅┅」

    「我送你回去。」

    「不用了啦!」

    「不行。写信的犯人,说不定现在在哪里监视着呢!被我发现的话我就扁他一顿
!」

    回途中良介也说了许多次要痛殴犯人之类的话,然后又问明日香目前为止是否有
男生对她表达过爱意,以及写过信给她。明日香诚实的回答,曾有二三个男生向她告
白,也收过男生的情书,不过都是很久以前的事了,对方看起来也都没什麽怪异的地
方。

    「明日香果然是很受男生欢迎呢!这麽说来,说不定另外还有男生在暗恋明日香
。」

    明日香怔了一下。她从来不认为自己受欢迎。比较起来,良介受女生喜爱的程度
绝对远超过自己许多。良介好像认为犯人是喜欢明日香的男孩子。不过,假如被明日
香知道犯人是哪个男生的话,一定会被她讨厌的。明日香反倒觉得,犯人可能是暗恋
良介的女孩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