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强暴小说  »  堕落学园
堕落学园
本篇最后由 gpo1ws00 于 2019-3-18 22:21 编辑
第一章  袭击

              ? CENE-1/女生教室的枪声/6.13.14:15?

    点完四十名女学生后,神林明盖上点名簿,表情诡异地看着大家。

    「今天是我的最后一堂课┅┅┅在这两周的教学实习,你们让我学到了许多事情┅┅
┅」声音突然哽咽起来,说不下去了。只觉鼻子热热的。

    (笨、笨蛋!这时候怎可这样!)神林明双手紧按着讲桌的两端,十分腆腼地微笑着
。他开始觉得视线有点湿润模糊。

    在初夏阳光的映照下,教室变得明亮。微风穿过窗子送进淡淡的花香,正在操场上体
育课的女学生们的爽笑声,和音乐教室里的清澈歌声也不断传进教室来。

    「虽然我还不是位正式老师,但我会珍惜在圣玛丽安娜学校实习的宝贵经验,以及与
各位相聚的点点滴滴。希望明年春天,我即可以正式的新进教师身份,再和各位见面。」

    坐在最前面座位的未玖首先鼓起掌,她是神林明的妹妹。接着,教室响起一片热烈的
掌声。班长桩泉美眼镜下的大眼睛已经湿润了,掌声也比未玖大多了。

    「讨厌!不要再说了!」

    鼻子已经酸溜溜的,但却仍故做镇定的后藤美由纪,强忍的泪水眼看就要夺眶而出了
。窗边的冰野绫乃照着小镜子,鲜红的双唇露出恶作剧般的冷笑。而站在教室最后面,参
观最后一堂课的导师吉冈圣美,和同为实习老师的千堂知香亦感动地大力鼓掌。

    「今天不去实验室,所以我把实验器材带来了┅┅┅好!请打开课本四十六页。」

    神林明把东西放到讲桌上,準备开始上课。就在此时。

    「不~放开我!」

    教室外响起一阵急促的脚步声,突然教室门被撞开了。

    「乖一点!想活命的话,就把手举起来,向后转!」

    眼前竖立一位充满暴戾之气的疯狂男子。

    「啊~」神林明、未玖、圣美、知香┅┅┅在场的每一个人一时无法反应,只是目瞪
口呆地怔怔望着这名男子和被他挟持的学校老职员。

    「请放了我吧!求求您!」

    「老家伙别吵!」

    一连串的恶梦即将展开┅┅┅

    男人高举长枪摇晃着,将枪口瞄準老职员的头。砰~响亮的枪声撕裂凝滞的空气。

    噗~滋~老职员顿翻白眼,头壳凹陷开花。老花眼镜自他的鼻樑滑落下来,整个人立
刻倒在血泊之中。老职员在地板上挣扎了几下,然后就一动也不动了。四周陷入一片静寂
,时间和空气全在一瞬间冻结了┅┅┅

    「哇~呜~」一名女学生开始放声大哭,教室里的尖叫声此起彼落。

    「安静!」

    砰!枪声再度响起,教室又是一阵死寂。

    「我今天早上才从监狱逃出来,你们现在全是我的人质。想活命,就听我的指示!」

    男人将枪用腋下抵着,枪口对準学生们。四周烟雾迷漫,气氛甚是恐怖。

    「喂!你们的导师是谁?」

    神林明的喉头被枪抵着,男人像蛇一般地死瞪着他。

    「我、我┅┅┅」

    「等一下!」角落里响起声音,圣美勇敢地走了出来。

    「他是实习老师,我才是导师。」

    「喔~圣玛丽安娜学校的老师长得真不赖嘛!」充满邪毒的眼神在这名戴着眼镜的单
身女老师身上上下游移。

    「我听你的,我当你的人质,可是请把所有学生放了!」圣美虽然全身颤抖,但仍语
气坚定地对男人说。

    可是男人只是微微扯动薄情的双唇冷笑一下。

    「我是杀了六个人的死刑犯,你把我当傻瓜呀!人质愈多对我愈有利,嘿嘿┅┅┅尤
其是拥有全国名校的学生当人质。谁都别想走出去!」

    枪管倏地插入圣美的衬衫内,抵住丰满柔软的双峰。

    「啊!」圣美害羞到连脖子也红了,不知该说些什麽。

    「喂,你!实习生!」

    枪口又转向抵住神林明。

    「叫什麽?」
            
    「我┅┅┅神林┅┅┅神林明!」

    「阿明吗?好!从现在起,你就是我的乾弟弟。哈哈~我姓灰田。这教室里所有可爱
女生的性命全看你的表现罗,知道吗?」

    枪口抚摸着阿明苍白的脸颊,灰田命令所有学生用桌子和椅子抵住教室的门。




认命的凄美殉教者



    所有学生像可怜的小羊一般蜷缩在教室的角落发抖着。枪口仍抵在阿明的眉间。灰田

要求阿明点出此教室内的最高负责人。



    「小老弟,你想尝尝脑汁迸出的滋味吗?别像傻瓜一样不说话,真的想让我敲敲看吗

?」



    阿明紧咬牙根。(会死吗?)



    就在这时,圣美对阿明使了眼色。那眼神宛如殉教者般的既神圣又凄凉。--神林老

师,请指名我吧!阿明似幻觉般地听见圣美的声音。他觉得胸口紧绷得发痛,呻吟般地指

着圣美。



    「是吉冈老师!」



    灰田低声冷笑着,满足地将枪从阿明的眉间移开。



    「嗯┅┅┅原来如此!那┅┅┅戴眼镜的老师,为了证明你是服从我的,请现在表演

脱衣舞吧!」枪口不断搓着圣美的左胸。



    「哥哥是懦夫!竟然不敢反抗那家伙,差劲!」



    这骂声使得灰田那宛如爬虫般的脸庞立即转了过来。



    「呜呼~好可爱的小姑娘!你是阿明的妹妹吗?」男子动动下巴,示意要她过来。



    「嘿┅┅┅好有正义感的小妹妹!你想代替老师表演脱衣舞吗?在哥哥的面前宽衣解

带?」



    「住手、请住手!不要为难学生!我脱就是了!」



    圣美赶紧站到灰田和未玖的中间,指尖扣在自己衬衫的钮扣上。可是满心的恐怖和羞

愧,令圣美髮抖得解不开扣子。



    「嗯┅┅┅要阿明帮忙吗?」



    「不用!」圣美像个殉教者般地拉开扣子。



    「喔喔喔~圣玛丽安娜的老师竟穿着如此诱人的内衣!」



    多麽鄙夷的嘲讽声。圣美羞惭得满脸通红,双唇紧闭。



    她的身上穿了件淡紫色如蝉翼般的胸衣。紧束的胸罩托出深邃的乳沟,艳丽而滋润。

本来今晚预定要为阿明和知香送别的。圣美今年二十九岁。她本期待在送别酒会酒酣耳热

之后,会有出人意外的事发生。和纯真无邪的知香相比,她能与之抗衡的就是成熟诱人的

女人味了。



    (啊┅┅┅没想到竟然会在此就被悔辱了┅┅┅)圣美不敢看阿明和学生的脸。



    「接着脱裙子!」



    圣美喘着气地把裙子脱至脚底。



    「好淫蕩的老师,全身上下穿得如此诱人。」灰田嘲讽不止。



    圣美不自觉地紧合上双腿,但透明内裤却更清楚地把臀形衬托出来。



    「好耶、好耶!这麽美丽的臀部,真想让人摸一摸!」



    「不要、不要!饶了我吧!够了吧!」



    圣美再也受不了地蹲下来。



    「喂、阿明!日本的脱衣舞表演有着内衣的吗?」



    「┅┅┅」阿明痛苦地望着惭愧得抬不起头的圣美。



    (吉冈老师!)阿明心里想帮她,但视线却被圣美白皙的大腿吸引住。透过蝉翼般的

薄纱内裤,午后亮丽的阳光正洒在圣美的下部。粉红般的鲜嫩私处若隐若现。



    「阿明,你没看过脱衣舞表演吗?」



    「是、是的!对不起┅┅┅」



    「可是你对这样的表演就满足了吗?」灰田把枪对着阿明。



    「请放了她吧!求求你,灰田先生!」



    灰田的脸抽动一下,锐利的眼神似要穿透人心。阿明的背已被冷汗浸湿。



    「去你的!阿明,你是不是对这位戴眼镜老师有意思?」窥探的视线狡猾地直瞪着阿

明。



    「好了!别再装了!老实地回答,你现在是不是觉得很兴奋?看到戴眼镜老师的诱人

打扮,你是不是快按捺不住了?」



    「这┅┅┅」



    阿明明显脸红了。若是只有他和灰田两个人,他会照实承认;可是现在班上四十名学

生都在场,更何况还包括了圣美和知香。再说,若是他回答是的话,那麽大家都会把他和

灰田看做是同类的逞欲禽兽。



    「说不出口吗?好,没办法了!本来若是你回答是,我就饶了这位老师,现在只好让

她来代你受罚。」灰田用枪敲敲圣美的肩膀。



    「来、老师!再脱吧!把你美丽的躯体赤裸裸地展现吧!」



    「啊┅┅┅求求你!饶了我吧!」圣美跪着求饶。



    「只要你肯脱,你的学生就没事!」



    竟然利用老师保护学生的心理!冷不防地,灰田用枪从后刺了圣美的屁股一下。



    「呜~好!我脱┅┅┅我脱就是了!」



    全身颤抖的圣美泪流满面。每个人心中皆充满伤悲。完全袒露的玉乳形状完美且坚挺

。白皙透明的腹肌散发着浓浓的成熟女人味。



    「来,躺在那里,表演自慰!」灰田用枪口使劲撑开圣美紧闭的鼠蹊部。



    「啊~不要!」圣美被如此羞辱,再也忍不住大叫出声。



    「莫非你还故做清高,不屑做?」灰田用枪口在圣美的紧闭大腿间扭转了一会,之后

拔了出来。



    「哼!多浪蕩的老师!你们看枪管上缠附的是什麽东西!是她身体流出的汁液!」灰

田把湿湿的枪口在圣美的脸上抹拭着。



    「这是成熟的汁液,儘管你多讨厌自慰,也要在学生面前表演。」



    圣美低着头,似乎只能认命了。



    「我做!」


              裸露在学生面前的自慰花
   
    圣美闭着眼睛躺在教室冰冷的地板上,因为她不想看见灰田兇恶的脸,加上极度的恐
惧和羞辱而使得指头颤动。

    「呜┅┅┅嗯┅┅┅」圣美凄绝的喘息声划破黯沈。

    「过份!」

    「老师┅┅┅真可怜!」

    谁都不忍心正视这一切。学生们只是低着头轻轻啜泣起来。

    圣美一边揉着圆润的乳房,一边在下腹部磨擦着。紧闭的大腿时而痉挛,使得圣美不
禁叫出声来。

    「啊┅┅┅呜┅┅┅」

    悲愤的泪水再也忍不住溢流出来。学生们的哭声也更大了。

    「你们这些猪奴!」怒吼声似要震破天花板。

    「啊~」

    灰田用枪托敲破圣美的脚拇指。

    「你这样能满足谁!阿明,过来!你内心其实兴奋不已吧?」

    「啊!呜┅┅┅」圣美不禁一颤,她知道兇残的灰田在想什麽。

    「我教你!你看!老师,把脚张开!」

    面对枪口,圣美连哭的时间也没有,为了不再受更多苦,只好服从地张开脚。

    「再大一点!甚麽都没看见!」

    枪身抵扯着圣美的膝盖,圣美犹如被蹂躏的小动物般,屈服地把脚张到最大。

    「嘿┅┅┅好浓的毛!老师,用手指拨开你的毛!」

    圣美害羞地照着灰田的话做。

    「再开点!想挨子弹吗?」枪口深入她的下半身。

    「啊~」圣美不禁悲呜起来,竟然让学生看见这丑态。

    「够了!求求你!」

    「你们看!枪口上是什麽呀?阿明!」

    阿明注意到自己竟然紧盯着圣美的私处,不禁感到既羞耻又狼狈。   

    「可爱的小老弟,我把特别座留给你。」灰田歪着嘴命令阿明。

    「对不起!吉冈老师!」阿明羞赧得连脖子都红了。

    「没关係!为了学生,只好这麽做了,不要违逆那逃犯的命令。」圣美对阿明苦笑一
下。

    「哼,荡老师!好好表演,否则吃子弹!」枪口又伸入圣美的私处。

    「啊!」

    「好了,别客气了!你不是早就兴奋极了吗?」

    阿明只好将手伸向圣美。

    「再认真点!」

    「啊~拜託┅┅┅为了救学生们!」

    阿明不断地用手搓揉着。

    「很棒的哭声!从没尝过这麽棒的滋味吧?再进去一点!」灰田又喝令着。

    阿明心中满是恐惧。

    「哼!还故做清纯!阿明,好好享受知道吗?哈哈哈!」

    阿明觉得无比羞耻。

    「好,就是这样,用手指不断来回搓动。」

    灰田接着把枪指向缩在教室一角的学生们。

    「你们排成一队,全给我站到前面来看老师的精采表演,而且每个人都要在十秒内向
老师提出问题,否则就去见阎罗王吧!如果是老师答不出来,也得死!」

    学生个个满是恐惧地看着圣美和阿明。

    「老师┅┅┅请问失身时会很痛吗?」首先提出问题的是阿明的妹妹--未玖。
        
    「会,不过也因人而异,我是很痛!」

    圣美面对未玖,更不能原谅自己此时羞辱的动作。

    「在那之后,用可乐沖洗,真的就不会怀孕了吗?」

    「听说放颗梅子,就可杀死精子不会怀孕了?」

    「常自慰,那里真的会变黑吗?」

    回答学生一个接着一个的间题,只令圣美觉得慾火焚身。她的意识开始模糊,理性也
蕩然无存。

    「老师┅┅┅我的问题很基本,就是怎麽做爱?」

    已有二十个人提出问题了,后藤由美纪实在挤不出别的问题。儘管平常的她总是语气
跋扈,现在的口吻却充满同情。

    「好耶!这是个好问题,马上回答你!」灰田扯着美由纪的头将她拉开,枪口向阿明
的额间。

    「为了满足学生的要求,阿明,你就和眼镜老师做给学生看!」

    阿明脸色一片苍白。

    「难道这种老女人引不起你的兴趣?」

    冷酷的蛇眼盯着阿明的大腿间瞧。真难为情!阿明的裤子里隐约可见有东西耸立着。

    「啊!哥~不要!」未玖猛摇着头,并以双手掩面啜泣。


        性交课



    「可爱的妹妹哭了!嘿┅┅┅阿明也会伤心呢!」



    眯着眼的灰田走向未玖身旁,阿明有种不祥的预感。(未玖会成为灰田的囊中之物!

)若不转移灰田的兴趣,未玖就危险了。



    「灰田先生!」阿明赶紧叫住灰田。



    「让我先您一步,享受吉冈老师美丽的身体吧!」



    阿明充满愧疚地移动着圣美。



    「啊~神林老师!」圣美不禁出声。



    灰田只是不屑的一瞥。



    「嘿┅┅┅小女生!你哥哥像不像一只饿犬啊?」



    未玖眼看阿明就要脱下裤子,赶紧向前制止。



    「不要!哥!如果你做出如此的兽行,不如让我死了算了!」



    「呜呼~多友爱的兄妹啊!的确是血浓于水,我灰田重义大受感动!」



    灰田歪着嘴,满足地离开未玖身旁。



    「阿明,为了你可爱的妹妹,住手吧!」



    「咦?是、是!」阿明感到如释重负。



    (太好了!这种男人也是会念及兄弟姊妹之情的!)



    其实阿明和未玖根本无血绿关係,只因他们的单亲父母结婚而成为兄妹。这件事除了

阿明、未玖和导师圣美外,无其他人知道。



    然而灰田并非如阿明所想的那种良心未泯之人。



    「嗯┅┅┅没有前戏的做爱的确像野兽般的行为,要充份取悦女生让她兴奋,这才是

人道。阿明,你妹妹说的没错!」枪喀地一声,那对蛇眼又┅┅┅



    「老弟,知道了吗?好好和这位老师表演一场前戏吧!让你可爱的妹妹及所有学生们

看一看,顺便教教她们!」枪口再度抵在明的眉间。



    没救了!若还想活命的话,惟有抛弃理性了。在枪口的恐吓下,阿明将手伸向圣美的

裸体。灰田在一旁操纵着,彷佛一座无情的淩辱机器。阿明用舌头舔着圣美的耳朵,并不

断揉着圣美成熟丰满的乳房。



    「啊┅┅┅神林老师,不要顾忌,现在最重要的是别惹那男人生气,保护学生的安全

是第一要务。」圣美喘息地说着。



    阿明内心感到非常羞耻,但看到圣美如此为学生牺牲,只觉胸口热情澎湃。



    (我只是灰田所操纵的傀儡,而吉冈老师却是为学生牺牲奉献!)



    在这一刻,阿明打从心底敬爱这位殉道者般的老师。阿明再也无视于学生和灰田的存

在,内心发出男性的爱慕之吼,他只想和躺在那儿的圣美合而为一。于是他将头钻进圣美

流着汗的双乳间,用心地舔着变硬的乳头。



    「啊┅┅┅演戏对那兇恶的男人是没用的,所以只好来真的。」阿明对圣美的笨拙爱

抚,已感受不到顾虑了。



    「我也是真的┅┅┅」



    圣美伸手握住阿明的下体。在一瞬间,空气彷佛窒息了。少女们眼中充满惊愕、厌恶

、好奇。



    「很棒是不是?原来眼镜老师也按耐不住了,待会有好戏看了。这就是全国名校圣玛

利安娜的校风啊!」



    他不断挑拨、嘲讽。一定有更屈辱的,聪明的圣美如此确信。



    「神林老师┅┅┅够了┅┅┅」圣美抓住阿明的肉棒爱抚着。



    「啊┅┅┅哥~」未玖再度呜咽起来。



    圣美整个脸胀红,眼睛紧闭着。不久,她将它放入口中吸吮着。



    「呜~」热情又温柔地。



    「拜託!神林老师,让这一切快结束吧!」圣美只觉口腔内一片湿热。



    「阿明,你可别输女生啊!」



    「啊┅┅┅老师~」



    只见圣美那儿早已湿润,像一朵盛开的花。



    阿明开始钻入花丛之中,他的唇令圣美狂乱起来。让未玖取笑也好,被学生轻视也好

,阿明此刻只想和圣美合为一体。



    教室内儘是俩的呻吟声。圣美的花洞中流出汁液,她痛苦地摇晃着喘息着。阿明的钢

棒又抬头挺胸了,併流出白浊的液体,洒在圣美的脸颊上。圣美双眸出现前所未有的恍惚



              ? CENE-5/发狂的肉宴、爱的藤葛/6.13.15∶30?
  
    「怎麽了?阿明,你才二十一、二岁,这样就好了呀?还是对老女人没兴趣?」

    灰田并不因此作罢,他似乎又有新的淩辱点子。

    「好了、好了!上完课后要马上複习,你们谁先来?」

    枪口再度指向学生。阿明感觉到灰田眼中无比的疯狂。

    学生全都害怕得低着头。随着灰田的脚步声左右移动着,女学生们更是全身颤抖。突
然,枪口指向一名女学生。

    「阿明的妹妹,叫甚麽名字?」

    枪口压在未玖稚嫩的胸口上。

    「未玖┅┅┅神林未玖┅┅┅」声音颤抖着,未玖仍低着头。

    「未玖,想不想和哥哥亲热一下?」

    未玖眼眶内满是泪水,既憎恶又恐怖地瞪着灰田。灰田感到非常有趣,直盯着未玖苍
白的脸。

    「住手!不要伤害学生!我再做一次。神林老师,请你动作再大一些!」看见纯洁的
学生即将受到伤害,圣美不禁大叫制止,也不管灰田答不答应,再度吸吻着阿明的肉棒。

    「干嘛?荡老师,难道你想一个霸佔阿明的那话儿!」灰田口气中充满嘲笑。

    但意外地,灰田离开了未玖,再回来监视圣美和阿明。至于阿明,与其说是配合,其
实内心是充满喜悦地,他渴望能再舔舔圣美的那儿。

    「其实你们早就情投意合了吧?」

    对于圣美忘情地呻吟和阿明的快速兴奋,灰田嘲笑着。但在意这句话的不是圣美和阿
明,而是未玖,还有和阿明同为实习老师的千堂知香。

    「好了!快~快进来吧!」圣美躺在教室地板上召唤道。

    「等一下!这样的话,学生就看不到精彩的一幕。奴狗就该像畜牲一样,以狗交尾的
姿势来做!」灰田要学生排成一列。

    「好,仔细看老师的表演,一定很有趣!」

    学生们不出声,只是羞愧痛苦地咬着唇。

    「啊┅┅┅老师已和灰田先生约束过,他绝不可对你们做出任何怪事,大家要多忍耐
,不要顾虑我,照他的吩附就是了。」圣美趴爬在地上,翘起臀部。

    「神林老师也请你多忍耐,来吧!」

    阿明对準圣美赤裸的花心,将笔直的钢棒插了进去。在四十名学生的注视下,阿明与
圣美结合成一体。

    「啊~呜~」

    阿明紧抓着圣美丰嫩的光臀,腰际用力地前后摆荡。

    「啊~」圣美像只淋湿的小老鼠般叫着。

    两个人已经浑然忘我。

    「老师原来可以张麽大!」

    躲在学生后面的知香,胀红着脸,不自觉地摩擦着双腿间,这样的动作当然逃不过灰
田阴险的眼。

    穿着无袖洋装的知香被灰田点名,只见她牙齿颤抖,频哀嚎着说不行。整个人就像要
昏倒般。

    「喂、喂,你的脸怎麽这麽红?你在期待什麽?」灰田枪口朝下,似在取笑知香的下
腹部。

    「老师就是老师,为了学生,这麽听我的话。」

    「啊~我不行┅┅┅那种事~」

    咚!知香的肩膀被猛敲了一记,她可是从来都不曾被打过的娇娇女。对于灰田的凶暴
,她只能黯然地蹲下来。

    「千堂老师,你不要违背他,听他的话,过来摸我们两个。」

    知香因被枪身打得痛哭不止,她害怕地伸出手来。
        
    「阿明,你的腰怎麽了?」灰田怒骂道。

    「你再不认真一点的话,我可有别的念头喔!」

    (未玖!莫非要我对未玖!?)成为灰田淩辱机器的阿明一定要避免这样的事发生。

    「对不起!我再做就是了!」阿明赶紧再摆动他的腰。

    「啊~呜~好痛!啊~我不行了!」圣美狂乱地摇晃着头。流汗的臀部和阿明的腹部
正发出如喝采般的拍响声。

    知香慢慢伸出纤细的手指。她简直不敢相信,她摸到的是热烫的臀肉和硬挺的男人下
体。

    「啊~」知香的双眉紧蹙。

    她不想看到这样的阿明,她也不想在这种情况下摸他的它。她觉得整个人晕眩起来。
当她要触摸两人的接合处时,突然呕吐起来。

    「叫你摸他们的密合处,听到没!?」

    知香内心感到十分羞辱。知香一手抓着比自己更丰满的圣美。

    「啊~呜~」

    在圣美的哀嚎声中,知香怯怯的伸手紧握阿明的钢柱。

    (啊!阿明~竟然如此硬挺~)

    结束了!结为一体的俩人痉孪不已。知香从指间体会到他俩结合的喜悦,但心里却是
充满哀凄。

    「哼!你未免也泄得太快了吧!」灰田嘲讽着。

    教室沦为发狂洩慾的酷刑场。